正文

  众人闻言不禁面色一变,千万大钱的利润,一年就可以收获,而且不用藏着掖着,抢钱都没这么快吧?不少人纷纷露出行动的神色,刘璝面色有些复杂,原以为是自己占了便宜,但如今想来,自己不过是被人家当成长期宰割的肉,关中其实没有损失什么,反而从他身上赚了不少,倒贴帮人打工,最后还嘲笑人家傻,现在想来,自己才是真傻。  “也怨不得他,周瑜的死被江东赖在了荆州的头上,听说江东不少将领向孙权请命北伐,后方不稳,如之奈何?”曹操摇了摇头,微笑着安抚着夏侯惇,只是眼底生出那抹忧虑,却怎么也化不掉。  “喏!”邓贤郑重一礼,看向庞统道:“只是如今我军粮草堪忧,不知先生准备如何做?”

  看着众人的神色,庞统摇头道:“张任被诸位拿下,想来诸位已经决意要反叛刘璋了,但诸位可曾想过,阆中粮草,皆受成都所制,一旦粮草被刘璋掐断,这十万大军,恐怕还未攻到成都,便要灰飞烟灭了。”  “哼!”想到自己朝夕相处的妻子,却爬上了刘璋的床榻,在床笫间与那刘璋商量着如何对付自己,刘璝原本平静下来的一些心,顿时心如刀割,双手握拳,指节一阵阵发白。  “若只有士元一人,我并不担心。”诸葛亮赞赏的点点头,这也是他准备用的策略,不过这一次,他却没有太大的把握:“士元强于军略、奇谋,精通术数,然性情孤僻,桀骜不驯,若只他一人,却是不难对付。”  关中强军,早已闻名天下,哪怕严颜自信,也不会以同等兵力去与魏延打,这一次直接点兵八千出战,也是为了挫动魏延锐气。

  “我已命人将你妻子接走,秋毫无犯。”法正淡然道。  “大哥,末将有负重托!”关羽苦涩的跪倒在刘备身前,他又一次攻城失败。

  “诸位或许只看到我主公收回世家土地,却未曾看到,我主公在收回这些的同时,却也为世家开辟出新的商路,丝路的利益想必诸位多少也听过,只要有足够的实力,皆可行商丝路,受我军保护,而若有家人出仕主公麾下,更能得到税务优惠政策,统以为,只此一条,足矣消弭失去土地对诸位造成的损失。”  “见过孟达将军。”房间里,哪里有什么刘璋和刘璝夫人的影子,却见一男一女两人见到孟达之后,站起身来,抱了抱拳:“不知事情如何?”  “是,老爷慢走。”管家连忙躬身答应一声,看着刘璝离开的方向,面色有些复杂,虽然没听全,但刚才他确实听到了君辱臣妻这样的字眼,加上之前刘璝突然让他去找夫人,却并未在娘家那边找到夫人,让管家不得不展开一些合理的联想。